为了方便,兄妹俩住在夏父夏母别墅旁边,二哥以前买的房子里,因为里面的装备有好多,“小姐,得先吃完早餐。”女佣小清不敢拦她,只能中声提醒,夏小然不管,“不要。”任性的跑去找自家三哥,三哥正在用早餐,“我怎么感觉,你比以前更加黏我了?”事出反常,必有妖,

    尽管能被自家妹妹黏上,是好事,夏小然坐到他旁边,“现在只有你能陪我玩啊。”何况他们还是一样的人,一起玩蛋,一起重生,的确,二哥有事出去了,夏宇点了点头,拿起一个包子,毫不犹豫的往她嘴里塞,夏小然不要,伸手拿,“不准拿。”夏宇威胁,“你敢不吃,我就让你回去吃完那一桌。”别以为我没听见你们,特别是你说的话,夏小然不开心的嘟了嘟小嘴。

    乖乖的一口一口,用力的去咀嚼,夏宇心满意足的看着她吃完,又给了她一个?才吃一个怎么会够?夏小然低头瞧着面前放的包子,不服气的看向他,“你耍赖,说话不算话。”我耍赖?我什么时候耍过赖?夏宇好笑的对上她的视线,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话不算话。”一个…自己说过一个之后就不给了吗?答应过吗?夏小然,夏小然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,自己又不能奈他何!“吃了这个,我就不吃了。”夏宇摇头,“外加一碗饺子。”不要,“我要喝粥。”粥好下咽些,

    夏小然开始选择,…夏宇思考了一会,“可以。”会吃就好,夏小然端过夏宇递来的,一碗满粥!哥哥的爱,我承担不起,夏小然可怜兮兮的看向夏宇,那充满求助的小眼神,夏宇不傻,低头当没看见,继续享用早点,夏小然见寻求无果,

    吃就吃!直接跟眼上的粥杠上了!拿起勺子,为防止太多,嘴巴的储存量不够,她一小勺一小勺的开动,吃到一半,夏小然努力咽下自己口中的包子,“三哥,夏宇抬头,对上她水灵灵的大眼睛,“怎么了?”有事?夏小然满脸期待的靠近夏宇,抱住他,呆萌呆萌的撒娇,“三哥,帮我整整任贤齐那家伙好不好。”这还用说吗?

    不过他们好歹有两年感情在,“真舍得?”夏小然听他这话,莫名有点生气是怎么回事?以为我对他,恋恋不舍吗?夏小然放开夏宇的手臂,认真的看向他,“一年前他就已经背叛了我,还要杀我。”天底下,好看的男人多的是,我为什么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?夏宇心疼的抱住她,自小宠到大的妹妹!…这死渣男!夏小然在他怀里,还大致,询说了这次车祸的事,虽然跟他没什么关系,只是意外,

    ''

    夏宇更加愤怒了!当即拿过一旁的手机,打电话让二哥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姓任的!二哥在医院,因为不太放心,顺道研究下他们脑部,身体等其他,可能会因此出现的后遗症,手机就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,虽然设了震铃,看见是老三的电话,他们刚醒才没几天,

    夏轩逸按,听见夏宇愤愤不平的大声询说,夏轩逸,听完…就算没听完,都想去弄死他了!不过“小小怎么办?”要是被她知道,我们整伤了她的心上人,尽管不知道,任贤齐那卖可怜的样,他们也会吃力不讨好,

    夏小然坐在他怀里,捂住嘴巴,按上一世,这时候的夏小然,和他的关系完全处于突飞猛进状态,不能让二哥因此产生怀疑,毕竟之前,她也为他干过不少的傻事,夏宇拿着手机,看了眼怀里的夏小然,“随便找些人,蒙着脸谁知道?”

    夏宇让他放心,“这阵子,小小都被我们严加看管,哪有那闲工夫出去?”二哥下手,如果伤口得不到及时的处理,等小小出来,都怕任贤齐没命再去见她了,杀人的事,他们家族多少干过,可就这么死了,着实太便宜他了,

    有夏宇的话,“知道了。”夏轩逸挂断电话,夏宇拿下手机,夏小然开心的抱住他,“就知道哥哥们对我最好了!”在他怀里乱蹭,蹭的夏宇,笑容可掬的抱住她,捧起她的小脸蛋,“以前呢?”夏小然拿下脸上的两只大手,“三哥明知故问。”小小醒了,身处异乡的夏澈枫,暂时赶不回去,大哥也是从他口中得知,

    夏轩逸说干就干,“只要人不死。”吩咐着前面随便找来的几个小混混,“给我往狠里打!”打多久都不是问题,主要是夏轩逸起初报价,对他们来说,就已经很高了,夏轩逸站到一个角落,他丫的!

    看见任贤齐,似乎心情挺不错的,我妹躺医院,也没见你来过一次!夏轩逸强忍着怒意,等他走进巷口,当即给众人使了个眼神,

    按吩咐,“小姐,该回去抹药了。”小清不得不打断两人的打闹,“等下换。”夏小然坐在他怀里,再这么说小姐也19了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,这让小清有点为难,“先去擦药。”夏宇抱,夏小然才不要,抱住他不松手,夏宇拿她没办法,“你不换,也得放我去换吧。”夏小然抬头看向他,“在这里也可以啊。”有什么问题?“我伤在背部。”不像你的,在手臂,是要脱衣服的!“那又怎么样?”夏小然奇怪,夏宇头痛了,

    我为啥忘了上一世她对这些,就己经一窍不通了呢?俗话说得好,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由于哥哥们小时候对小小太好,从而导致,长大后没人可以教的住夏小然,一旁站着的小清,尴尬开口,“小姐,我们得懂得避嫌。”只能说小清太不了解小小,“我是男生,你是女生。”说的通俗简单一点,她才可能听得懂,他们教过好多次了,“那又怎么样?”他是自己的哥哥,夏小然从来都不放在心上,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们还一起洗过澡呢。”这是什么狼虎之词!别说小清,夏宇都被她整害羞了,尤其是对上她这么干净纯洁,天真无邪的小表情,任贤齐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几个壮汉,把自己逼到墙角,顿时吓死了,“大哥大哥,有话好好说。”在这小巷子里打架,就算被人看见,也可能会不足为奇,

    壮汉可没那闲工夫去搭理他,上去就是一拳,其他的也依次跟上,“咳。”夏宇轻咳,缓解尴尬局面,“小小,那是小时候的事了。”反过来,夏小然惊讶,立马离开夏宇的怀抱,“不可以的!”躲到小清身后,双手护上胸口,这点常识,夏小然肯定是懂,怀里瞬间空荡荡的,夏宇好笑的看向躲在小清后面的夏小然,“这跟洗澡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都是脱,越想…“你太坏了!”夏小然捂上发红的脸蛋,转身就跑,小清赶忙追了上去,

    对妹妹,我怎么感觉他有点禽兽了?夏宇笑着,他承认,自己有怀着挑逗的心理的,任贤齐莫名被打,暴揍的结果让夏轩逸很是满意,瞧向地上被打的鼻青脸肿,跟个猪头似的任贤齐,真想不通妹妹每天对着我们,怎么会看上他的?在嫌弃的人眼里,不管你长什么样,都是丑,夏轩逸无奈的摇了摇头,好心帮忙叫了辆救护车,、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