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锦棠听完了转轮王说的整个故事,心里头五味杂陈,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奈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一世英名,怎料到自己被两个下属联合外人杀死,而忠肝义胆的崔珏,竟然死在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手上,真是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不过纪锦棠心里一直憋着的一件事也总算放下了,虽然引酆都大帝去夜幽海,让他遇到僵尸王恒烛的人是自己的义兄郁垒,但真正杀害酆都大帝的人竟然不是郁垒,而是苏之淮一直敬重的转轮王。

    这下子纪锦棠可以堂而皇之的让苏之淮与转轮王为敌了,因为当年在黄泉眼边救下苏之淮的人,乃是崔珏,这份大恩苏之淮不可能忘记,所以崔珏的仇苏之淮也不可能不报,这样算下来,他与苏之淮可算是有了共同要对付的人,也不必像之前那样纠结了。

    郁垒苦笑,想他算计了几千年,却被人在背后算计,背锅也背了几千年,那么自责与懊恼,几乎把他的心智磨灭。

    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虽然自己的确做过错事,可真正致命一击不是自己干的,这件事情对于郁垒来说太重要了,几千年来,这件事情的阴影一直在他心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表面上地府的人对他毕恭毕敬,那是因为他实力够强,没人敢反抗他,可真正私下里他也听到了不少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很多大大小小的鬼仙都在背后说,是郁垒残杀了酆都大帝,抢走了鬼祖令牌,才登上九幽之主的宝座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他就算听到其他人在背后这样嚼舌根,也不敢有什么行动,因为这些人说的事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忍气吞声,希望时间一久,大家都能淡忘这件事,他也寄希望于自己能够将地府管理好,不至于等到江山再次易主的时候,他东方鬼帝郁垒会被幽冥万鬼所唾弃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转轮王说完这个故事之后,长吁了一口气,好像这压在他心里头几千年的大山一瞬间就崩塌了,许久没有放松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郁垒重逢纪锦棠之后,他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,也许是纪锦棠对他的影响,也许是他忽然顿悟到了什么,他觉得九幽之主的位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郁垒现在很想跟他的结拜义弟回到桃芷山,做一世的逍遥散仙。

    纪锦棠曾经对他说过,身居高位,往往需要放下的东西比常人更多,郁垒其实一直以来都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然而失去的就是失去了,他再也唤不回他的结拜义弟,眼前人只是一个转世,神荼早就消散在轮回的长河里,永远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郁垒意味深长地看了纪锦棠一眼,似乎是在告诉他:二弟,我并不是那么作恶多端,酆都大帝不是我杀的。

    纪锦棠的七窍玲珑心早就察觉到了郁垒的心思,他也看向郁垒,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就这么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纪锦棠心里头募地一颤,好像是神荼在他的身上活了过来似的。

    他竟然很想原谅郁垒。

    他使劲摇了摇头,不,我不是神荼,我只是纪锦棠,我没有资格代替神荼去原谅郁垒!

    转轮王忽然一声打断了纪锦棠的思绪:“纪锦棠,本王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是首先你得有命活着走出这片扶桑林。”

    纪锦棠用手肘撑着石头,艰难地爬起来,笑着说:“你放心,老匹夫,就算我今天死在你手上,苏之淮必定会知道真相,到时候你猜猜你能不能坐稳鬼祖的宝座呢?”

    转轮王放声大笑:“你以为我会怕苏之淮?”

    纪锦棠凉凉地说:“怕,你当然会怕,要不然你也不会千方百计地讨好他,拉拢他,你知道,等到苏之淮完全苏醒,以他时间之神的通天法力,你这个糟老头子必定不是他的对手。说起来我们这位时间之神还是后土娘娘的儿子,若是由他执掌幽冥,可比你要名正言顺的多。”

    郁垒心生疑惑,脱口便问:“苏之淮?他是后土娘娘之子?他就是噎鸣?”

    转轮王蔑视地看了郁垒一眼:“你这九幽鬼祖当得也太不称职了,你的下属是噎鸣你都未曾察觉。”

    郁垒激动地看着纪锦棠:“就是当年死在西极,灵魂被你用半生修为保护下来的噎鸣?”

    纪锦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郁垒也大笑了起来:“原来苏之淮就是噎鸣,好!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你们兄弟俩今天一同给我消失在虚空之中吧!”

    转轮王反手一挥,一阵大风从密林深处涌了出来,阴风卷起几人的衣摆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只见转轮王将魂之石捧在手心,一股极大的能量笼罩着这片扶桑树林。郁垒和纪锦棠不约而同地收紧了眸光,可不到一秒钟,便觉得浑身乏力,魂之石像是个巨大的磁铁,将二人身上的能量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两人都脸色发白,像是丢了魂。

    魂之石的亮度陡然间提高了不少,不经意间的一眼,还会以为是转轮王手中擎着一颗流星。

    纪锦棠知道再这样下去可不行,但是他的力气像是要被抽干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忽然前方有个阴影,转轮王一个飞扑,钢刀一般的手掌屈指成爪,目标就是纪锦棠的心口。

    纪锦棠连呼吸都停止了,他憋足了一口气,想操纵鬼火来抵挡,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他有些绝望,魂之石的力量太过强大,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自己像是一只让人宰割的羔羊,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就在转轮王的手将将触碰到纪锦棠的胸膛时,一道金光闪过,刺得在场众人几乎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只听见“轰”得一声巨响,转轮王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打飞好几十米远,魂之石的光芒骤然间便消散了。

    纪锦棠本能地用手挡在眼前,却觉得自己刚刚被划破的左手掌心上的伤口有丝丝的疼痛,好像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,顺着血液循环,进入到了身体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一股极强的暖意让他刚刚仿佛冻僵的身子又有了力气,他好奇地看着自己的掌心,那道血痕竟然闪着金光,慢慢地愈合了。

    转轮王和魁隗都被那冲击波给掀了个底朝天,两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,发现魂之石竟然不见了,而刚刚还站在纪锦棠身前的郁垒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纪锦棠心里头一凉,他有一种预感,郁垒会不会……?

    郁垒的声音忽然从虚空中传来,他的声音带着近乎归一的平静:“二弟,原谅为兄的不负责任,也原谅当年为兄所做的错事,既然大错已经铸成,我们都没有改变时间的能力,只能尽力去补救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纪锦棠失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弟,为兄已经散在虚空里了,你听到的只是我留下的一点点残念。”

    转轮王气急败坏,怒斥:“好你个郁垒,你竟然以自己的身躯和魂魄为代价,一头撞碎了魂之石,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永不超生了。”

    转轮王的话没有得到郁垒的回应,这让他更加恼火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摧毁了魂之石,本王就会放过纪锦棠吗?”

    郁垒的声音再次传来,他依旧不是在跟转轮王说话:“锦棠,如今我已经知道了噎鸣转世就是苏之淮,我想他一定会记得当年你对他的恩情,会护你周全的,为兄的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,转轮王若是一直持有魂之石,我们兄弟二人今天必定会一起葬身于此,既然这样,那就保下一个,日后还请二弟替为兄报仇。”

    纪锦棠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悲痛,心头上像是有十万山川压身,他几乎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纪锦棠死死握紧拳头,惊惶地四处探去,想在虚空中抓住郁垒留下的只字片语,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你为什么要这么傻!”纪锦棠哭喊。

    “二弟,当年我欠你的,今天我终于还了,永别了!”

    郁垒的声音忽然间就消失了,好像他整个人从没有来过这里似的。

    忘川水忽然汹涌了起来,群山深处传来幽幽的轰鸣声,整座幽冥大地都在晃动,他们好像也在为这位九幽鬼祖的离去而哭泣。

    纪锦棠垂着眼眸,什么话也没说,他缠斗的双手紧握的拳头上,青筋凸起,像是一条弯曲的小蛇盘踞着。

    转轮王募地开口:“没有了郁垒,纪锦棠,你是打算自我了断呢,还是由我们送你一程?”

    纪锦棠半天没有搭理转轮王,几人心里头有些发憷,谁能知道纪锦棠伤心到了极点会发什么样的疯。

    魁隗的小弟自然是更加畏惧,他们可是亲眼见到了纪锦棠是如何击杀自己的同僚的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枯木下的那把挽灵笛竟然自己抖动了起来,一阵蓝光划过众人的眼前,笛子竟然自动飞入了纪锦棠的手中。

    纪锦棠缓缓抬起头,眼神里流露的杀意几乎要溢出眼眶,只见他眼角的泪痕已经完全风干,取而代之的是熔城般的怒火。

    转轮王几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,刚刚已经剩下半条命的纪锦棠,怎么忽然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?

    忽然一阵刀锋般的气流划过转轮王几人的脸颊,转轮王和魁隗本能地避开,只是被这气流给轻微擦伤,他们就地翻了个跟头,起身之后,就看见身后的两位魔王已经身首异处,血液从没有头颅的身子里往外喷撒,像是开了井的石油。

    魁隗吃了一惊,转头就看见纪锦棠犹如通天石柱般的身影立在眼前。

    转轮王一眼就瞧出来,纪锦棠身上散发着魂之石的光芒,失声喊了出来:“是魂之石!刚刚郁垒撞击魂之石后,部分魂之石的碎片应该溶进了纪锦棠的血液里。”

    纪锦棠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,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后退,一不小心撞到了已经死去的两位魔王的尸骸。

    两声闷响,就这么砸在了魁隗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后悔至极,自己的五位兄弟,就这么一个接着一个死在自己的眼前,而他身为罗酆六天宫魔王之首,却无能为力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