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什么事情躲是躲不过的,但是柳蝶儿却不想过着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。

    什么好的物件,什么好的食物,全部被那柳晴儿悉数拿去了,哪还有她和三房的份呀。

    所以这样的生活她都活腻了,她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,因为她觉得这样子活下去,到时候等到谈婚论嫁了,很有可能随便找一个人家就把自己打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柳蝶儿的心可野着呢,她可不希望自己随随便便的就嫁给一个普通的人,她深知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要想让自己嫁的风光,脱离大太太的压迫之下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母亲我就出去看一看,我绝对不闹事,我去看一圈我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对那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蝶儿,今日你父亲特意交代了,二房和三房只能待在房间里面,等客人走完了才能出门,要是被你父亲知道了,那肯定会受到责罚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柳蝶儿的声音,那中年女人转头直接拒绝到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这么胆小,我又不是说去做什么,我只是想出去看看今天来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,到时候好认个脸熟,你说不是吗?天天待在这屋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我连上京里谁和谁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听见自己母亲,这胆小怕是懦弱的模样,柳蝶儿忍只能无奈的胆小怕事懦弱的模样,柳蝶儿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第二真不是母亲不让你出去,是母亲真的很担心,万一出事了会怎么办?万一你本意也不是那样子遭受到牵连了,那也逃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我不自己出去,我就隔壁叫上媚儿,我们俩一同在园子里转一转,有她在你总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柳蝶儿知道,任凭自己一己之力,是说不过母亲的,于是她只能将媚儿拉下水。

    “你有跟媚儿提这件事情吗?有她在我会放心一点的,毕竟媚儿那丫头还是比较深思熟虑,也是比较稳重的做事,也不像你这般冲动,有他在定能克制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转头看了柳蝶儿一眼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今日这么热闹,我相信她在房间里,自然也是呆不住的,我去唤她一声,她肯定会同我一起出去的,这点母亲你放心吧,既然你都说了她是稳重成熟的人,那你总该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柳蝶儿说完便捏手捏脚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一定不要闯祸,知道吗…。”

    柳蝶儿已经快速的朝着隔壁走去。

    叩叩叩——。

    三房的门忽然被敲响。

    “谁人?”

    柳媚儿熟悉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媚儿,是我,蝶儿姐姐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蝶儿说话之后,门咯吱一声便开了。

    忽然伸进来一只手,迅速的将她抓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怎么还敢乱跑呀?你不记得父亲说过吗?近日我们只能在家里呆着,哪也不能去,只有大太太带着女儿出去光鲜亮丽,我们就只能在这房子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便是一个本分的女儿家。

    门打开的时候,外面有一缕光照进屋里。

    柳媚儿的屋子里漆黑一片,承蒙刚才那束光打在她的脸上,才看清了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柳媚儿看上去第一眼并不是那么好看,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单独看哪个部位,长得也不是十分的出众,但是这些器官组合在一起的时候,却显得她整张脸无比的精致。

    柳家的三千金,三个人长得都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。

    要说柳晴儿长的,那真的是犹如天女下凡一般绝美小巧玲珑的模样儿,还有那手小的身子让人看着,都不由得有保护欲。

    柳蝶儿则是长在中规中矩的,那细条的眼睛和眉毛看上去像极了那勾人的狐狸,比起柳晴儿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而那柳媚儿长的则是平平无奇的,虽然第一眼看上去不太好看,但是越看越好看属于那种,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着大家闺秀的气质,与柳青儿所不一样的是缺少了柳青儿身上的那种灵动,和柳蝶儿身上那种散发着女人味的娇媚。

    而与她们两个人不同的情况,还有一点就是柳媚儿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着了风寒,所以身体便体弱多病,所以常年四季以药为生,只能待在这屋子里,时间长了之后就见不得光了,只要门外有光亮射进来,整个人都会变得紧张无比,所以刘媚儿的房间里经常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柳府之中,只有柳媚儿一个人是可有可无的存在,也只有她一个人更加的懂事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是没有母亲的庇护,所以她便活得小心翼翼的,只有自己懂事一些,才能少惹一点锋芒。

    “我的个好姐姐,今日这么隆重的事情,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,虽然我们不敌那大太太以及那柳晴儿风光,但是我们也是柳家人,不是吗?同为柳家人,自然也可以享受那无上荣耀。”

    柳蝶儿绕到她的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柳媚儿知道柳蝶儿一向生性胆大,而且做事从来都不想后果,要不是有她那个生性老实本分的母亲替她求情着,她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祸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万一我们两个出去撞见父亲怎么办呢?他不让我们出去的,万一我们的出去引了他不开心了,到时候对我们一顿批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柳媚儿脸上还是无比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哎呀媚儿,你怎么胆子这么小,我都和你说了,我们两个出去只是看一看外面究竟有哪些人来参加这那么一场盛世,再说了柳府里面又不是没有我们两个姐妹的存在,既然有我们两个姐妹的存在,那些参加盛宴的人见了我们也不会惊愕的,只要我们避着父亲走不就行了吗?再说了柳府这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也受不了吧,我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么多年了,又不会妨碍到大太太她们。”

    在听了柳蝶儿说的话,柳媚儿觉得确实,也有些道理,再说了,她两出去只要不惹事,只要看看外面的事情,满足一下好奇心,也不会惹出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柳媚儿看了看身后的那张床榻上自己的老母亲,只是眼光呆滞的看着她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,为了母亲,什么事情她都是忍气吞声的。

    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穿越千年来爱你

风雨夜跟你走

穿越千年来爱你笔趣阁

风雨夜跟你走
本页面更新于2022